首页 > 最新资讯 > 教育服务 > 体能教育服务 >

速度概述

3.1、速度概述

一、速度

速度是指人体快速运动的能力,也即指人体或人体某—部分快速移动,快速完成动作和快速作出运动反应的能力。它是人体重要的运动素质之一,对于运动员整体竞技能力的提高有着重要意义。速度具体在运动中具体表现在人体快速完成动作的能力、对外界信号快速反应的能力和快速位移的能力。

二、速度的类型

根据运动员在运动时速度表现特点的不同,速度可分为反应速度、动作速度(含动作频率)和周期性运动中的位移速度。

反应速度是指人体对各种信号刺激(声、光、触等)快速应答的能力。反映这种应答能力的指标主要为 “反应时”。“反应时”是指从给予运动员信号刺激到开始产生动作为止的时间,包括感觉时(接受刺激)、决定时(思维时)组成,是人的大脑皮层中枢神经系统的反应能力,也称“潜伏期”。人们通常测定反应时来评定运动员反应速度的好坏。由于运动员对不同类型的信号的反应时是不同的,训练中往往根据不同项目的特点测定运动员对特定信号的反应时。

如短跑、游泳等周期性竞速项目,运动员主要接受听觉信号,而乒乓球运动员则主要接受视觉信号作出技战术反应。、动作速度是指人体完成单个和成套动作快慢的能力,是技术动作不可缺少的要素。动作速度主要表现在人体各环节完成各种单个和成套组合的伸展、挥摆抬转、击打、蹬伸、屈伸和踢踹等动作的快慢,以及连续完成单个动作时在单位时间里重复的次数的多少,也称动作频率(或动作速率)。因而,动作速度又分为单个动作速度,成套动作速度及动作频率(或动作速率)三种。

移动速度是指在周期性项目运动中,单位时间里机体快速移动的能力。从运动学上讲,移动速度是距离(S)与通过该距离所用的时间(t)之比。在运动训练实践中,常常是以人体通过固定距离时所用的时间来表示其高低。如,男子100米跑10秒,100米自由泳游50秒等。

这三种速度类型在运动实践中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移动速度是由各单个动作速度(如途中跑中的后蹬速度,前摆腿动作速度,摆臂速度等)组成;反应速度中的运动时,实际上是反应动作过程中的第一个运动速度;而反应速度往往是移动速度的开始(如起跑)。但它们又不能划等号,反应速度好的,运用速度和移动速度并不一定好,而动作速度和移动速度好的反应速度又不一定快。

三、速度的重要意义

在不同项群项目中,速度的三种类型不是作为纯类型出现的,而是出现在不同的复杂的结合中,三种速度类型几乎都有表现,并具有各自的特征。例如,200米跑,表现为起跑时的反应速度,途中跑的移动速度和撞线时的动作速度;而在球类运动中所有三种方式都会出现。因此在制定发展速度的方法时要充分考虑速度在不同项群项目中的作用、特征和训练任务(表7)。

表7 速度在不同项群中的作用、特征及其任务.png

速度作为运动员运动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水平对于运动员总体竞技能力的高低有着重要意义。

1.良好的速度对其他运动素质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

肌肉快速收缩能产生更大的力量,高度发展的速度又能为耐力的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

2.竞技体育技术动作大多数要求快速完成,良好的速度有助于运动员更好的掌握合理而有效的运动技巧。

3.在不同的运动项目中,速度起着重要的作用。

对体能主导类速度性项目,速度水平直接决定着运动成绩的好坏。对耐力性项目,高度发展的速度有助于运动员以更高的平均速度通过全程;对技能主导类项目,时间上的优势可以转化为空间上的优势,使体操、跳水等项目的运动员有更大的可能完成难度更高的复杂技巧;球类项目运动员在比赛中获得更多的得分机会;击剑、摔跤运动员速度上的细微差别,往往会决定着比赛的胜负。

四、速度训练注意的问题

1.确立高度重视速度的训练指导思想

根据弹道力学的抛射原理,人体运动的高度(H)和远度(S)都与腾起(或器械出手)初速度(Vo)的平方成正比,说明速度是决定成绩的主要因素。现代田径运动技术正沿着这个原理在发展:短跑强调不充分后蹬的快速摆动,长跑多采用高步频技术,跳跃从以“可控速度助跑”变成了以最快速度助跑,投掷则要求最后出手动作尽量快,都强调了“快”字。六十年代,我国乒乓球运动员“近台快攻”打法独霸世界乒坛。中国排球各种各样的快攻战术有力地推动排球运动的发展、体操中空翻周数与转体度数越来越多,要求动作速度越来越快。可以说,所有项目的运动员的训练,都应该结合专项特点及技术变化,高度重视快速能力的训练。例如,跳高教练胡鸿飞根据背越式跳高技术的发展及朱建华的个人特点,确定了“以速度为中心,力求技术与力量平衡”的训练指导思想。努力加快助跑起跳时肌肉工作的速度,以便发挥更大的力量,使朱建华最后6步助跑的最高速度达到8.73米/秒(相当于100米跑11秒的速度),并凭借这一优势三破世界纪录。胡鸿飞根据项目特点和技术变化确定训练指导思想的经验,是值得各项教练员和运动员借鉴的。

2.速度训练必须与专项特点及比赛要求紧密结合

人们知道,动作结构不相同的练习,所获得的速度不会向专项中转移。如有的运动员在典型的速度练习(快速摆臂与原地踏脚等)中达到很高的速度指标,但在赛跑,划船、游泳、速滑和球类运动中却不能表现出很高的速度水平,这是因为在快速动作、具体技术和植物性神经系统的活动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在这里,快速动作仅仅是提高运动员速度水平的前提条件,还需要通过专门的训练把快速动作能力同具体项目所特有的运动性和植物性功能的表现形式结合起来,根据项目特点和技术动作的要求加强感受器官与运动器官一致性的训练。例如,短跑的起跑反应练习,应把听觉与双腿用力结合起来,球类运动的反应练习,应把目测与四肢运动结合起来,击剑与拳击运动,应把眼看对手动作与自己的手臂动作结合起来,这样通过长期反复的专门训练,既可以提高反应与动作速度,又可掌握正确的技术,而技术正确又能更好地发挥速度能力。协调机制相似的练习,所获得的速度就会向专项中转移。如在短跑中所获得的速度,可转移到跳跃的助跑起跳和投掷的蹬腿动作上;在篮球的快速运球与传球推进练习中所获得的速度,便可转移到突破上篮与快攻中去;在排球的快速移动、起跳、扣球练习中获得的速度,可转移到打“短平快”的战术上等。因此,采用与专项特点及比赛要求的动作结构相同、协调机制相似的专门练习与完整练习,对发展快速能力最为有益,但都应当以接近于当时所能达到的最高动作速度或移动速度反复进行,在简化的条件下要做得更快些,在加大难度的条件下也要尽可能做快些,以获得必要的速度储备。

3.合理安排速度训练的顺序和时间

各种身体素质及各种运动能力之间,具有相互联系、相互促进和制约的关系,在发展某一素质和能力的同时,都会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地引起其他素质的变化。因此,发展速度与快速能力时应从系统论的观点出发,处理好同其他素质及能力的关系,合理安排练习的顺序和时间,使各种素质和能力全面而均衡地发展,求得互相促进与良性转移,力避互相制约等不良影响。现代训练中,各项教练员经常使用发展力量的手段来促进快速能力的提高,但力量要求神经过程的强度大,肌肉收缩用力也大,尤其是静力性力量练习,由于动作缓慢,会降低神经过程的灵活性,而速度要求神经过程的灵活性高,兴奋与抑制迅速转换,肌肉收缩轻快协调,两者间存在相互制约的一面,因此,速度训练应放在力量训练之前进行,为发展快速能力所进行的力量训练应主要采用动力性练习,如轻杠铃(小于或等于体重)的。快挺、快抓、半蹲,负重与不负重的快速跳跃练习等。练习时宁可次数(距离)少一些。但速度一定要快,一旦速度下降就要停止或转换练习。在力量练习过程中,还应穿插进行轻快的跑跳练习,或做一些协调性与柔韧性练习,以遏止相互制约的一面,这对发展速度是十分必要的。

速度训练在一个大周期中主要排在准备期的后期和比赛期的前期,在一周中最好安排在小强度训练或调整训练后的第一天进行,在一天或一次训练课中,最好安排在运动员身心最佳、精力充沛的时刻进行。人体疲劳时,在神经过程灵活性下降的情况下进行速度训练效果不好。

4.合理安排速度训练的负荷

提高快速能力与其负荷的每个组成部分即运动强度、持续时间与间歇、以及重复次数密切相关。

――运动强度;是运动负荷的主导因素,也是提高运动员快速能力的主要刺激因素。采用大的和接近最大强度完成速度练习时,运动员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最大限度地动员起来,使动作的频率快、幅度大,达到最高的速度水平。还可定期采用专门的人工装置(牵引机,流体动力游泳池、自行车计功器等),使短跑、游泳,自行车运动员以超过自己最高速度6—10%的速度进行练习,以使运动员以最大强度完成动作并力争适应新的,更高的速度。

速度训练又不能只局限于采用最大强度和接近最大强度的练习,交替使用85—90%的强度进行练习,也有助于提高快速能力。过多或单一安排极限与接近极限强度的练习,又限制完成动作的数量,或长期而单调地采用偏低速度训练,会限制运动员快速能力的发挥,或形成“速度障碍”,导致旧的动力定型更加巩固,绝对速度的水平停滞不前。


推荐阅读:

体能训练概述

体能训练概述

第三章、速度训练

3.1、速度概述

3.2、反应速度训练

3.3、动作速度及其训练

3.4、移动速度训练

上一篇:反应速度训练

下一篇:耐力训练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