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资讯 > 教育服务 > 素质教育 >

从词义角度略论素质与素质教育

要探究素质与素质教育的关系,首先必须弄清楚“素质”一词的基本含义。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素质”有三个基本义项:①指事物本来的性质;②素养;③生理学上指人的神经系统和感觉器官上的先天的特点(此义项后来心理学又借用其义,涵义为心理品质)。我们可把第一个义项看作是它的本义,第二个义项应当是本义的引申,素养是指平日的修养。“素质”的本义是本质,本质需要扶持培育修养,所谓固本培元正是此意。所以我们说素养之义是本义引申而来的。至于“素质”的第三个义项,既非引申义,也非比喻义,而应当是借用义。生理学是后起的学科,其所谓先天的特点正与事物的本质有相近相通之处,因此,说它是借用义应当顺理成章、毫无疑义。后来心理学再转借生理学的这一概念,故心理品质当也为借用。以上是对素质一词基本义项的考察,但如果要真正搞清楚素质的内在含义,还需考察一下素质的词义及构成方式。

从词义角度略论素质与素质教育

从表面看,“素质”毫无疑问是由“素”和“质”两个意义相近的语素构成的联合式合成词。先说“素”,《说文解字》的解释为:“素,白纟致缯也。”“纟致”是“致”的异体,意为精密、精细;“缯”乃丝织品的总称。合起来作通俗的解释,“素”的本义即为白色的精细的丝织品。《汉语大字典》里关于“素”本义的解释为“本色的生帛”,意义与《说文解字》的解说基本相同。所谓本色也即没有经过涂染的原色,一般当指白色。综上所述,“素”的基义意义当指原色的精细的生帛。原色的精细的生帛在古代可作书写材料,自可引申出“用作写字的丝绸或纸张”义,如“素书”等。由它的原色义可引申出“本色、白色”,再由本色引申出“本质、本性”。由本色的生帛还可引申出“质朴、不加装饰”义。当然还可依次类推引申出“素”的其它许多义项,由于和本文所探讨的问题关系不大,不再加罗列。再说“质”,《说文解字》的解释是:“质,以物相赘。”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对此加以进一步阐释说:“以钱受物曰赘,以物受钱曰质。”由此一般认为“质”的本义应当是“典当,抵押;以财物或人作保证”。然而考察“质”的大多数义项似乎难与典当、抵押挂起钩来。据此可以推断,“典当、抵押”并非“质”的本义。至于它的本义,文字学专家尚在考证、论证,我们且不去管它。我们要说的是,“质”有几个基本义项与前述“素”的几个基本义项相近、关系密切。如“质”的“形体”,“底子”,“物类的本体”,“禀性”,“朴实、朴素”等。而“质”的其他义项,则与“素”基本上没有瓜葛,无瓜葛当然无法相组合。据此可以推论,素质是由“素”与“质”两个意义相近的语素构成的,二者得以组构的契合点正在于原始、根本、本色等这些基本意义,因此,我们说“素质”一词的基本义是事物的本来性质应当是合乎情理的。

以上是客观地推论“素质”一词的含义,但“素质”的本义似乎难与教育相联系。因为素质是事物的本来性质,而事物的本性是不可更改的,教育却是培养新生一代准备从事社会生活的整个过程,当然主要是指学校对儿童、少年、青年进行培养的过程。不可更改的甚或是先天具有的东西而硬要去改变去培养是不合事理和违背自然规律的,因此,所谓素质教育显然不是用素质的本义,然而却又同其本义有一定的关系,这留待后文再述。“素质”的第三个义项指的是人的生理上的先天特点,与生俱来的特点同样是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的。正因如此,心理学家们反对素质教育这种提法,认为它很不科学,因为“素质”无法教育。然而反对归反对,这种提法还是很快被公众所接受了,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也早已开始实施素质教育。由于对素质教育的概念模糊,因而导致实施过程中出现偏差自是情理中的事。比如有些学校增设一些副课以及设立成才日(利用节假日)等,认为这就是搞素质教育。姑且不说这些做法是否合理,是否就是真正的素质教育。然而,既然出现了这种现象和做法,就必然有其存在的根源和合理性。这个根源的症结恰恰正在于对素质教育应如何理解,对概念如何界定。中国古人有句俗话:“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行。”因此要真正实施素质教育,就必须为其正名,也就是说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素质教育。那么,究竟何谓真正意义上的素质教育呢?

从词义角度略论素质与素质教育

前面我们已否定了“素质”的两个义项不能与教育组合,那么自然只有第二个素养的意义可与之匹配了。素养乃平日的修养,说素质教育是平时的修养教育,或者说素质教育就是素养教育似乎也无不可。但是,与“素质”的第二义项素养可配对的词语,如军事素质、文化素质、道德素质、艺术素质等,容易同第一义项组对的身体素质及第三义项组配的心理素质等互相混淆。若从词汇学的角度加以考察,前者的素质均可换用为素养,如军事素养、艺术素养、文化素养、道德素养,后者则不能换用,将身体素质说成是身体素养显然不当,将心理素质说成是心理素养似乎可通,但在逻辑上却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二者之所以混淆或纠缠不清,其原因在于不论何种素质似乎均可同培养、提高、加强结合,如说培养艺术素质没有问题,说培养心理素质似乎也没有问题;提高道德素质可以,加强身体素质未尝不可。然而仔细加以分析鉴别,就会发现它们是有区别的,如多进行一些艺术熏陶和培训在客观上的确可以提高艺术素养,然而培养心理素质却不一定行得通。比如一个天生胆小的人,后天的锻炼和主观努力或许稍有改变,但他终究是个胆小谨慎的人,其实质并未真正改变。当然这里边还牵涉到环境影响、遗传因素等诸多的复杂问题,对这些问题一时还难以做出确切的结论,但它们二者的区别却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军事素质与军事素养、文化素质与文化素养、道德素质与道德素养、艺术素质与艺术素养等概念,它们实际上是一个概念的两种不同叫法,概念的内涵是一致的,都是就后天培养而言的。它们之所以能与素质的第二个义项相组合,正在于它们强调的是后天的修养。而心理素质与心理素养却是不可混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指先天的特点,是客观的不可改变的,与素质的第三个义项相符合;后者却是主观的,是指通过道德、文化、艺术等的熏陶、训练而后天培育起来的,与素质的第二个义项相一致。身体素质与身体素养本身就讲不通,因为日常运用中谁都不可能用“身体素养”这样的词汇,那么身体素质显然是指人的本质,它只能与素质的第一义项相配合。通过以上具体细致的分析,不难发现,若将素质教育理解为素养教育也是不妥当的。一方面,素质与素养二者的内涵外延均不能等同,有显著的区别,本身是有区别的,在具体运用概念时又极易混淆,这在概念的界定上也很容易产生含混不清的毛病。另一方面,如果把素质教育就解释为素养教育、修养教育,在概念的界定上也过于宽泛。因为修养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样,是需要长期坚持、甚至需要终身培育的,而我们提倡的素质教育其实质是学校教育,包括中小学和大学教育,当然培养素质的目的在于提高人的整体素质和基本修养是毫无疑义的,然而素质教育毕竟局限于学校范围之内,尤其是中小学。如果按修养的标准加以规范和要求内容就显得过宽过大了,将会使中小学教师感到无所适从、不堪重负。

鉴于以上原因,我们认为应当把素质教育看作是一种铺垫基础的教育较为合适。如果加上一点主观色彩对“素质”一词的含义稍加阐发,就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素是本色、白色,质是质地、底子,合起来意即白色的质地、白色的底子。当然,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底子并非与生俱来的先天的特点,那是身体素质与心理素质的综合,不属于本文探讨的范围。我们所说的底子是指思想品德、文化知识、基本技能等方面的底子,这个底子需要后天去铸就、去铺造。铸就、铺造这个底子的系统工程就是我们认为的素质教育。俗话说“麻袋上绣花—底子太差”。因此这个底子打得好坏与否,直接影响到花绣得美丽与否。基于这样一种思路,我们有理由将中小学乃至大学的素质教育定格为打底子的教育。之所以提倡素质教育,是因为学校教育对思想、文化、技能的底子打得不厚、打得不牢。为了明确起见,也为了操作方便,我们有必要将这个底子的内涵加以确切界定。我们认为的底子,也即素质教育最起码应当包含以下三方面的内容:一是科学文化知识的底子;二是思想道德情操的底子;三是基本技能的底子。其中科学文化知识的底子又包括掌握基础知识和基本理论两个方面;而思想道德情操的底子又包括爱国爱家爱人类的仁爱之心、分辨美丑善恶的审美能力和是非观、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以及独具个性的创造能力等;基本技能的底子主要是就所学知识、理论的应用、操作能力而言,一般当指动手、动口、动脑的能力。

从词义角度略论素质与素质教育

素质教育包含的内容如此复杂,它所面临的任务如此繁重,它对人所提出的要求又是如此之高。难怪这个概念一经提出便大受欢迎,因为它能够根治应试教育所带来的忽视人的基本素质培养的严重弊端。如学了十几年语文升入高校的大学生居然写不好一张普通的条子,研究生写不出一份像样的申请报告等。这一方面的问题虽非大问题也不难解决,然而它关系到学生的基本素质的培养,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了。特别是另一方面的问题就更令人们担忧和头痛,现行的教育方式似乎已使我们的教育对象变得“头大心小”了,意即知识多了、心胸小了。尤其是部分独生子女自私偏狭到只顾自己,这虽非普遍现象,但已经为我们现行的教育方式敲响了警钟,需要引起我们足够的警觉。198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我国召开的“面向21世纪教育”国际研讨会上的总标题是“学会关心:21世纪的教育”。国际教育的趋向已由1972年提出的“学会生存”转到了现在的“学会关心”。而我们的学生在“学会生存”上尚有困难,何谈“学会关心”。而教育的第一要义正在于教化,教育的目的也正在于教会学生如何做人,其次才是学知识、学做事。这也许正是提倡素质教育的深层原因。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现代社会,“学会生存”早已不是一句空洞口号,而是直接迫使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学会关心”提出十年后也已成为我们的教育亟待解决的课题,因为如果我们的教育对象只关心自己,不关心别人,不关心国家民族甚至人类的生存环境,不懂得尊重别人、与人和睦相处,对社会缺乏应有的责任感,好么即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又有何用?当然一提到这个问题,就又牵涉到教师素质、家长素质乃至整个国民素质提高的问题,素质教育的范围就太广泛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素质教育首先应当是一场转变教育思想、教育观念的革命,同时开展素质教育也可以说是缩短我们与发达国家教育差距的最有效的途径。它要求我们“学会生存”与“学会关心”一肩挑,齐头并进,它要求我们对教育对象进行全方位的多层次的高质量的教育,它所要达到的终极目标是培养有爱心、有知识、有能力、意志坚强、心理承受能力强、个性鲜明、具有独创性、身体强健、乐观向上、锐意进取的现代化建设的德才兼备的人才。

我们之所以把素质教育定格为打底子的教育,正是基于对当前我国教育所面临的严峻形势所作的深层思考。同时底子越厚、基础越牢固,建立的高楼大厦才越稳固,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也是我们界定素质教育的基本立足点和出发点。为了纠正对素质教育理解上的偏差,我们认为,素质教育作为一种铺垫基础的教育,乃是一项系统工程,这项工程的实施者在中小学、大学乃至整个教育界,都需要对这项工程长期不懈地铺垫、夯筑,那种形式主义的简单想法和做法应当中止,那种急功近利的一阵风的观念更是要不得的。这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关心和爱护,更需要我们广大的教育工作者付出足够的爱心和耐心,进行持之以恒地铸造。

原文作者:程建功

阅读推荐:

第五章:不同角度下的素质教育

5.1 从哲学角度来看素质教育的争论点

5.2 从词义角度略论素质与素质教育

上一篇:中小学素质教育合集

下一篇:论小学数学教学中的素质教育